去冰半糖

瑜昉 杂谈

大六岁是纯粹的,丰富的,淡定从容的。
小六岁是鲜活的,简单的,温柔开朗的。

大六岁是矛盾的,拥有艺术家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遥远,却热爱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热闹;拥有年长者的沉稳成熟,却时常显露出具有少年感的一面。
小六岁是协调的,带着大男孩骄傲无所畏惧的一往无前,也分享一株仙人掌开花的幸运;带着少年人的难凉热血,也偶尔表现出独特成熟感的模样。

大六岁在经受社会前同生活不期而遇,以过于成熟的心境为起点,行于繁华喧嚣的边缘,未涉足俗世纷扰却洞若观火,通透安然。却因此看淡太多,不争不求,顺其自然,保有难能可贵的单纯。
小六岁在享受生活后与社会狭路相逢,以羡煞旁人的运气为开始,卷入暗潮汹涌的中心,未适应人心叵测便风吹雨打,满心狼藉。也因此看开不少,无惧无畏,恣意张扬,展现毫不做作的真实。

大六岁看似乖巧,却擅长极限运动,小六岁看似闯荡,却难以克服恐高,他们的胆怯与自由背道而驰。

大六岁太早失去家,小六岁太早离开家,他们对于家庭的向往与责任不谋而合。

大六岁舞跳得很好,偶尔拍电影,演话剧,喜欢读书,喜欢在市井中感受风土人情。
于是他带着他,去接触,去体会,去感受,去重新理解曾经漫不经心的生活。
小六岁学巴西柔术,一直当模特,上节目,不屑伪装,不屑在节目中委曲粉饰太平。
于是他带着他,去面对,去尝试,去回应,去真正认识过去隔岸观火的社会。


大六岁一直在出发,却没有终点,没有归宿。
小六岁张开双臂,来吧,这里随时等你靠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上是对两位的一点想法,友情也罢,希望他们始终拥有一部分毫无保留的彼此